惊魂记中的Norman真的有双重人格吗?

徐硕         
2022-12-01 23:24:56
1917人参与0评论

在希区柯克的电影惊魂记/Psycho中,一家汽车旅馆的男店主Norman在一个雨夜遇见了令他心仪的女住客Marion,在一番对话后,Marion发现Norman是个腼腆、古怪、不善言谈的年轻人,他还有着一个保护欲过度的母亲和他住在一起。这一切都让Marion感到不快,她早早的结束了对话,回到了房间。

她打开了淋浴,开始洗澡,但她不知道的是,Norman正在暗中偷窥着她。不过,这一切都被Norman的母亲打破了,她持刀闯入了浴室,将Marion谋杀。事后,在一个侦探、Marion的妹妹、妹夫相继努力探寻真相后,发现其实杀害Marion的正是Norman,而Norman的母亲只是Norman扮演的一个身份而已。

希区柯克的这部代表作巧妙的运用了杀人镜头剪辑,惊悚的配乐,还有独特的故事结构,将观众引入了疑问与惊悚的深渊。对于影片的评价,我粗看了一下,不少是在讨论电影中各种电影手法的运用,还有一些影评指向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主人公Norman到底是不是双重人格?我刚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在惊悚之余,也有这个困惑,所以这篇影评打算来聊一聊这个问题。

我先出结论:Norman并没有双重人格或人格分裂,只是被电影表现成了双重人格,人格是这部电影的必要虚设。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双重人格始终是对我们这些旁观者来说才能成立的,但对当事人来说,在他任何一个人格的当下意识中,他都不具有双重人格。以Norman来说,他在扮演儿子或母亲时,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另一个身份。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在扮演一个角色时,始终忠于该角色的欲望,而没有另一个角色的欲望:在他作为汽车旅馆店主时,他一心讨好Marion,担心母亲会责怪他,这完全符合健全常识;在他穿上母亲的衣服闯入浴室时,他是带着嫉妒与恶意杀害Marion的,这也符合其角色的立场。

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是如何转变身份的?在我看来,答案就在Marion身上,她是Norman欲望的对象,又是Norman欲望的禁忌(母亲不允许他喜欢别的女人),他不能够同时容纳这两种矛盾着的事实,但是他又没有逃避它们的自由(他不能离开这个汽车旅馆),所以他只能通过先实现自己的欲望,然后再否定这种欲望的方式来处理这种矛盾。

Norman从偷窥行为转向杀人行为的奥秘就在这里:偷窥满足了他作为儿子的欲望,而欲望的满足导致欲望的禁忌出现,他对母亲具有了负罪感,因而他的欲望一方面被欲望本身的满足消灭,另一方面被这种伦理情绪所消灭,但是仅仅这样,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儿子的身份中,不能转入母亲的身份。

他必须自言自语,以儿子的身份同母亲的身份交谈,把罪行告诉母亲,取得她的宽恕,因为他的欲望在与禁忌的矛盾中,转变成了罪行,这种罪行只能通过禁忌一方的,也就是母亲的宽恕来化解,只有这样,打破禁忌的罪行才能得到原谅,他才能够忍受欲望与禁忌的矛盾。这样,在欲望与禁忌在宽恕中暂时和解之后,他作为儿子的身份才得到了解脱,这样他的意识才能转入母亲的身份中去。

但是从母亲的身份转向儿子的身份却没有这么复杂的过程,因为母亲的身份是一种纯人格的设定,而人格毕竟不是人,它不能够容纳矛盾,它被设定出来的目的就是逃避矛盾。所以在惊魂记中,母亲的形象始终如一,她可以直接和这样一个最高命令画上等号:禁止儿子追求其他异性。

她的一切动机,行为都是从这个命令出发的,她这样命令儿子,也这样命令自己,所以她在杀掉Marion之后,完成了这一命令,她的身份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了,Norman也就自然恢复了他作为自己的意识。

这样我们就能看到,儿子的人格和母亲的人格处于一种极度不对等的关系中,这种不对等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儿子的人格受到母亲人格的命令、约束,他对母亲的禁忌是服从的,尽管也会有抗拒心理。另一方面,母亲的人格仅限于这种命令与约束, 她甚至没有对于儿子应有的伦理情感,而Norman对此却并不在意,反倒在母亲杀人后,主动为母亲承担起处理尸体等掩护工作。

 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也就可以看出,Norman对母亲人格的虚构仅仅用于禁锢他自己的欲望,而正是由于这一点,说明母亲人格与儿子人格是极度不对等的,是从属于儿子人格的。可以佐证这一点的是,Norman在得知警察怀疑他有杀人嫌疑之后,不顾母亲人格的反对,将她抬到了地下室隐藏起来,这一次,母亲的命令失效了,之所以失效只是因为这一命令是无关Norman欲望的禁忌的,Norman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听从。

既然母亲的人格从属于儿子的人格,而人格的意义就在于它是一种独立的存在。那么这也就说明了,Norman并不存在双重人格,他能够设定母亲人格,也能够控制母亲人格,这一点已经很清楚了。唯一不受他本人控制的,乃是母亲的命令,但是听从这一命令本来也就是他心灵的需要。他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地方仅在于大多数人不需要通过设立一个母亲人格来指导自己的生活。

从电影的安排来看,母亲的形象出场次数很少,几乎只有在杀人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不仅仅是为了制造悬念,也是因为母亲的存在仅限于维护那个禁令。

至于Norman为何要这样禁锢自己并分裂自己这个疑问,就是另一个话题了,有空的话,我希望可以在下一篇影评中再聊一聊。


   




评论

    暂无用户评论